作家作品被挑错百余处遭索赔 文学错误难认定

来源:长春晚报 作者: 发表时间:2018-01-12 14:11
  本报综合消息 作家“忏悔之作”遭索赔17.2万元 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被挑错百余处引发社会热议 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白平挑错青年作家张一一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172处索赔17.2万元一案去年8月在北京朝阳区法院开庭,庭审全国同步直播,引发社会各界关注,而对于“文学错误”到底由谁来界定国内此前并无先例,也没有这一方面专业、权威的仲裁机构,导致该案将近半年过去悬而未决。昨日,资深图书出版人周艺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对张一一书中到底是“语法错误”还是“艺术创新”及由哪个机构来界定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 作家柏杨的《丑陋的中国人》一书曾翻译成六十多个国家的文字,畅销两千多万册,2008年,张一一“叫板”柏杨写下的《丑陋的湖南人》《丑陋的北京人》等数十篇“丑陋地理志”文字引起全国网友热议,每篇文章评论数万条,累计点击率逾5亿人次。四年之后,张一一在南方出版社出版了更具建设性的“忏悔之作”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,收录了其《可爱的湖南人》《可爱的东北人》等34篇“可爱”系列文章,而为了普及推广中国地域文化知识,张一一在个人微博“一错千金”悬赏,称能挑出书中一处错误即奖赏人民币1001元,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白平闻讯随即从网上买来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,历时数月,自称从书中挑出张一一172处错误,联系到张一一要求其兑现“赏金”17.2172万元。而张一一则认为“白平教授墨守成规僵化的挑错是在抹杀作家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如果按照白教授的逻辑,那么鲁迅先生‘我家门前有两棵树,一棵是枣树,另一棵也是枣树’也都是语法错误,作家都不能有任何创新了。”白平随后将张一一告上法庭索要“赏金”,而由于国内目前尚无仲裁“文学错误”的权威机构,导致该案难以判决。 资深图书出版人周艺文指出,根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《图书质量管理规定》明确规定,国内正规出版图书差错率不得超过万分之一,在出版社方面严格的三审编校之后,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这样一本10万字左右的图书差错率一般不会超过5处,白平公布的172处错误在业内专业人士看来绝大多数是个人想当然的,而鉴于白平此前曾先后起诉阎崇年、于丹、王立群、余秋雨、纪连海、钱文忠、马瑞芳等多位国内名家以及中华书局等出版社无一胜诉,白平这次胜诉的概率依然微乎其微,而对于“文学创作错误”如何界定、由谁界定的这一场社会各界关注的极具代表性的文学官司,则很有可能将促进相关立法。
编辑:阳扬
  1. 旅游
  2. 汽车
  3. 科技
  4. 文化
  5. 美食
数字报

作家作品被挑错百余处遭索赔 文学错误难认定

长春晚报2018-01-12 14:11:39
  本报综合消息 作家“忏悔之作”遭索赔17.2万元 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被挑错百余处引发社会热议 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白平挑错青年作家张一一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172处索赔17.2万元一案去年8月在北京朝阳区法院开庭,庭审全国同步直播,引发社会各界关注,而对于“文学错误”到底由谁来界定国内此前并无先例,也没有这一方面专业、权威的仲裁机构,导致该案将近半年过去悬而未决。昨日,资深图书出版人周艺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对张一一书中到底是“语法错误”还是“艺术创新”及由哪个机构来界定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 作家柏杨的《丑陋的中国人》一书曾翻译成六十多个国家的文字,畅销两千多万册,2008年,张一一“叫板”柏杨写下的《丑陋的湖南人》《丑陋的北京人》等数十篇“丑陋地理志”文字引起全国网友热议,每篇文章评论数万条,累计点击率逾5亿人次。四年之后,张一一在南方出版社出版了更具建设性的“忏悔之作”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,收录了其《可爱的湖南人》《可爱的东北人》等34篇“可爱”系列文章,而为了普及推广中国地域文化知识,张一一在个人微博“一错千金”悬赏,称能挑出书中一处错误即奖赏人民币1001元,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白平闻讯随即从网上买来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一书,历时数月,自称从书中挑出张一一172处错误,联系到张一一要求其兑现“赏金”17.2172万元。而张一一则认为“白平教授墨守成规僵化的挑错是在抹杀作家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如果按照白教授的逻辑,那么鲁迅先生‘我家门前有两棵树,一棵是枣树,另一棵也是枣树’也都是语法错误,作家都不能有任何创新了。”白平随后将张一一告上法庭索要“赏金”,而由于国内目前尚无仲裁“文学错误”的权威机构,导致该案难以判决。 资深图书出版人周艺文指出,根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《图书质量管理规定》明确规定,国内正规出版图书差错率不得超过万分之一,在出版社方面严格的三审编校之后,《带三只眼看国人》这样一本10万字左右的图书差错率一般不会超过5处,白平公布的172处错误在业内专业人士看来绝大多数是个人想当然的,而鉴于白平此前曾先后起诉阎崇年、于丹、王立群、余秋雨、纪连海、钱文忠、马瑞芳等多位国内名家以及中华书局等出版社无一胜诉,白平这次胜诉的概率依然微乎其微,而对于“文学创作错误”如何界定、由谁界定的这一场社会各界关注的极具代表性的文学官司,则很有可能将促进相关立法。
编辑:阳扬
新闻排行版

鸿运国际娱乐场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